全部商品分類

您現在的位置: 全部商品分類 > 文 學 > 中國文學 > 中國文學-散文

人間有味最是清歡

  • 定價: ¥39
  • ISBN:9787547315859
  • 開 本:32開 平裝
  •  
  • 折扣:
  • 出版社:東方出版中心
  • 頁數:201頁
我要買:
點擊放圖片

導語

  

    豐子愷是我國現代畫家、散文家、美術教育家、音樂教育家、漫畫家和翻譯家,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文藝大師。他的文章風格雍容恬靜,漫畫多以兒童作為題材,幽默風趣,反映社會現象。
    這本散文集是編者對豐子愷先生生平散文的精心編選,配以豐子愷彩色漫畫之作。

內容提要

  

    本書收錄《漸》《兒女》《閑居》等36篇豐子愷經典散文作品,分四輯:生活有味、萬物有靈、人間感悟、生命之重,附有《淡雅:豐子愷散文的基本格調》。配6幅全彩漫畫插頁,完美還原豐子愷漫畫清新、自然的本色。

媒體推薦

    我所喜歡的,乃是他的像藝術家的真率,對于萬物的豐富的愛,和他的氣品、氣骨。如果這時代要想找陶淵明、王維那樣的人物,那么,就是他了吧。
    日本漢學家  吉川幸次郎
    一片片的落英,都含蓄著人間的情味。
    散文家、紅學家  俞平伯
    一幅幅漫畫就如一首首的小詩——帶核兒的小詩。你將詩的世界東一鱗西一爪地揭露出來,我們這就像吃橄欖似的,老覺著那味兒。
    散文家、學者  朱自清

作者簡介

    豐子愷(1898-1975),浙江崇德人,中國現代著名漫畫家、文學家、美術與音樂教育家、翻譯家,是一位具有多方面卓越成就的文藝大師,被譽為“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”。
    豐子愷是中國漫畫的開山祖師,其漫畫作品簡約洗練、幽默風趣,多反映社會現象,早期出版的畫集有《子愷漫畫》《護生畫集》《兒童漫畫》《學生漫畫》等。豐子愷的散文,在中國新文學史上也有較大影響,主要作品有《緣緣堂隨筆》《緣緣堂再筆》《告緣緣堂在天之靈》《藝術趣味》《率真集》等,這些作品與其漫畫一樣,別具風格,多用平淡筆法,通過瑣屑平凡的小事來闡述人生的哲理。

目錄

壹 生活有味
  爆炒米花
  胡桃云片
  吃瓜子
  吃酒
  沙坪的美酒
  過年
  新年懷舊
貳 萬物有靈
  白鵝
  養鴨
  白象
  阿咪
  蜜蜂
  蝌蚪
  憶兒時
叄 人間感悟
  漸
  緣
  晨夢
  云霓
  春
  惜春
  秋
  夢痕
  閑居
  山中避雨
  隨感十三則
肆 生命之重
  家
  兒女
  兒戲  
  華瞻的日記
  南穎訪問記
  從孩子得到的啟示
  作父親
  送阿寶出黃金時代
  給我的孩子們
附 淡雅:豐子愷散文的基本格調

精彩頁(或試讀片斷)

  

    爆炒米花
    樓窗外面“砰”的一響,好像放炮,又好像輪胎爆裂。推窗一望,原來是“爆炒米花”。
    這東西我小時候似乎不曾見過,不知是什么時候開始有的。這個名稱我也不敢確定,因為那人的叫聲中音樂的成分太多,字眼聽不清楚。問問別人,都說“爆炒米花吧”。然而爆而又炒,語法欠佳,恐非正確。但這姑且不論,總之,這是用高熱度把米粒放大的一種工作。這工作的工具是一個有柄的鐵球,一只炭爐,一只風箱,一只麻袋和一張小凳。爆炒米花者把人家托他爆的米放進鐵球里,密封起來,把鐵球架在炭爐上;然后坐在小凳上,右手扯風箱,左手握住鐵球的柄,把它搖動,使鐵球在炭爐上不絕地旋轉。旋到相當的時候,他把鐵球從炭爐上卸下,放進麻袋里,然后啟封,——這時候發出“砰”的一響,同時米粒從鐵球中進出,落在麻袋里,顆顆同黃豆一般大!爆炒米花者就拿起麻袋來,把這些米花倒在請托者拿來的籃子里,然后向他收取若干報酬。請托者大都笑嘻嘻地看看籃子里黃豆一般大的米花,帶著孩子,拿著籃子回去了。這原是孩子們的閑食,是一種又滋養、又衛生、又經濟的閑食。
    我家的勞動大姐主張不用米粒,而用年糕來托他爆。把水磨年糕切成小拇指大的片子放在太陽里曬干,然后拿去托他爆。爆出來的真好看:小拇指大的年糕片,都變得同十支香煙簏子一般大了!爆的時候加入些糖,吃起來略帶甜味,不但孩子們愛吃,大人們也都喜歡,因為它質地很松,容易消化,多吃些也不會傷胃!翱章】章 钡亟懒撕镁,而實際上吃下去的不過小拇指大的一片年糕。
    我吃的時候曾經作如是想:倘使不爆,要人吃小拇指大的幾片硬年糕,恐怕不見得大家都要吃。因為硬年糕雖然營養豐富,但是質地太致密,不容易嚼碎,不容易消化。只有胃健的人,消化力強大的人,例如每餐“斗米十肉”的古代人,才能吃硬年糕;普通人大都是沒有這胃口的吧。而同是這硬年糕,一經爆過,一經放松,普通人就也能吃,并且愛吃,即使是胃弱的人也消化得了。這一爆的作用就在于此。
    ……一種東西。我回想起了三十年前,我初作《緣緣堂隨筆》時的一件事。
    《緣緣堂隨筆》結集成冊,在開明書店出版了。那時候我已經辭去教師和編輯之職,從上海遷回故鄉石門灣,住在老屋后面的平屋里。我故鄉有一位前輩先生,姓楊名夢江,是我父親的好友,我兩三歲的時候,父親教我認他為義父,我們就變成了親戚。我遷回故鄉的時候,我父親早已故世,但我常常同這位義父往來。他是前清秀才,詩書滿腹。有一次,我把新出版的《緣緣堂隨筆》送他一冊,請他指教。過了幾天他來看我,談到了這冊隨筆,我敬求批評。他對那時正在提倡的白話文向來抱反對態度,我料他的批評一定是否定的。果然,他起初就局部略微稱贊幾句,后來的結論說:“不過,這種文章,教我們做起來,每篇只要廿八個字——一首七絕;或者二十個字——一首五絕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P2-4

 
山西快乐十分钟app